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神机妙算狐小妹

——俞月林的童话小屋

 
 
 

日志

 
 

作梦[原创]  

2011-11-11 08:55:27|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昨晚作一梦,心甚向往,记之。

 

房子要拆迁了,本来门可罗雀的家,这几天门槛都快被人踏破了。先是村民们过来跟我说,我们商量过了,你是作家,说话有份量,所以我们决定选你做代表去跟开发商谈判,你可别辜负了大家对你的期望啊!我心想:我一年写一套书才不过万把块的稿费,还不如民工的工资高,说话能有啥份量?可当面却拍着胸脯说保证完成任务。唉!谁叫我一向脸皮薄又偏偏爱面子呢!再是大姐和二姐回来跟我说。虽然我们是嫁出去的,可现在法律上规定,女儿也一样有继承权,所以等分到房子后,我们也都要分一套!我头大了,就这么点老房子,能分到那么多套房子吗?可嘴里却嗯嗯啊啊地应承着。唉!谁叫我从小就是她俩的应声虫呢?接着是镇政府的领导和开发商轮流来游说,你是作家,是我们镇的光荣,连电视和报纸都上过了。所以这次拆迁,你要带头签字,千万别学外地的那些钉字户,以免破坏了我们镇的形象啊!一想到近年来在全国各地发生的那些因拆迁而引发的悲剧,我心里真是既愤怒又心寒,可嘴巴却只会一个劲地“对对对”,“是是是”的哼着。唉!谁叫我一见到有权的和有钱的,就只会说这两个字了呢?最后,老婆也来反复开导我,别人怎么做,咱就跟着怎么做,你可千万别当出头鸟,免得吃亏。我不耐烦了,谁想去当出头鸟了,我这不是天天都“呆”在家里没出门吗?唉!我也就只敢跟老婆扛上两句,说穿了,只不过是一个“家里横”罢了。不过,老婆见我顶撞她,非但没生气,反而笑嘻嘻地建议道,我看,你也别整天窝在家里,免得夹在这些人中间两头为难,咱们不如一起出去旅游吧。

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可是,去哪儿旅游呢?老婆说,就去凤凰古城吧,有个外国作家说它是中国最美丽的小城,我好想去看看。我说不行,你没见到前段时间的新闻里说,有十几个重庆旅客去那边旅游,结果被当地的巴士司机用枪顶着脑袋暴打吗?老婆又说,那就去河南安阳,听说那里发现了曹操墓,你不是一直喜欢《三国演义》吗?就去那里看看你的偶像吧。我说得了吧,你没见网上吵得沸沸扬扬,都在说那个曹操墓是假的吗?如今是个全民造假的时代,那些考古专家和当地的官员怎肯落人之后?那就去云南吧?我一直听说那里有个天空如宝石般湛蓝、雪山如仙境般圣洁、森林如玛瑙般翠绿的香格里拉,好令人神往啊!你知道香格里拉在什么地方吗?告诉你吧,是云南!那里杀了人都不会被判死刑的,我可不敢去那种地方挨刀子。老婆又提了好几个地方,都被我以各种理由给否定了。商量来商量去,老半天都没商量出个结果来。最后老婆发火了,咱们是去避风头的,你还真当是去旅游啊!去杭州,就这么定了。我见苗头不对,忙附和说,杭州离上海近,万一真有什么事,跑回来也不费力。还是老婆英明,咱们就去杭州吧。

方向定了后,我们又为坐什么交通工具发生了争执,老婆说坐动车,既快又安稳。我说温州动车事故死难者的尸骨还没寒呢?老婆说,那就坐长途汽车吧。我说,现在长途汽车老出车祸,太不安全了。那就自己骑自行车去,多浪漫。浪漫是浪漫了,可休息时自行车放哪儿呢?你别忘了,上次那对骑车去全国旅行的夫妻,价值上万元的自行车就是在杭州丢的。老婆见我还在纠缠不休,便又发威了,你别再挑刺了,咱们跟旅行团去,就这么定了!好吧,老婆大人说了算,我全听你的还不行吗?

联系好后,我们就跟着旅行团一起出发了。上车时,老婆想要坐前面,我则拉她到后面去坐,还说,前面是有钱人坐的。不料导游小姐笑笑说,我们公司没这个规定,您们爱坐哪儿就坐哪儿。我问,咱们穷,可给不起小费啊!难道你不介意吗?小姐依然面带微笑地解释说,我们公司有规定,不准收小费,您们就放心坐前面吧。我还是不大放心,硬拉着老婆坐到了车后面。

到了杭州,下车时,有个小贩过来推销旅游纪念品。老婆看上了其中的一个小挂件,问什么价?小贩说十元钱。老婆觉得太贵了,问五元钱卖不卖,小贩爽快地说卖。见小贩答应的这么爽快,老婆又有点后悔,想不买了。我连忙掏出五元钱说要把它买下来,并且告诫老婆说,在旅游景点,如果不想买东西就不要跟人家讨价还价,既然讨价还价了就必须买下来,否则会惹麻烦的。我还举例说几年前,我亲眼看见一个游客跟小贩讨价还价,因为没买,结果被一群小贩围上来,打得鼻青脸肿,最后加倍把东西买了下来才罢休。小贩听了我的话,笑呵呵地对我说,你讲得都是些老黄历了,现在我们这儿,跟以前大不一样了。我问,我不买你东西也不生气吗?小贩干脆地说,当然不会,生意不成情义在嘛!我不大相信他的话,还是把东西买了下来。

导游先带大家去游西湖。我以前去那里玩过,觉得不怎么好玩,因为游客老是把矿泉水瓶、瓜子壳等杂物乱丢,搞得湖水也脏兮兮的。可到了那边一看,地上一点垃圾都没有,湖面上也干干净净。我悄悄对老婆说,大概是这里现在出台了严厉的处罚条例,所以吓得游客们不敢乱扔东西了。这话正巧被导游听见了,她笑着对我们说,并不是这么回事。现在这里之所以搞得这么干净,一是游客们的素质普遍提高了,二是这里的管理工作更先进了。您们瞧,那边一个小孩刚扔下一片香蕉皮,就有保洁员上去捡起来了。我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看见一位保洁员手里拿着一片香蕉皮,正在笑容可掬地跟孩子讲着什么,大概是教育他不要乱扔东西吧。我有心想试一试,故意把一块纸巾掏出来,擦了擦手便丢在了地上。谁知,马上就有一位保洁员走上来,一边捡起地上的纸巾,一边微笑着对我说,先生,您的纸巾掉了,您还需要它吗?如果不需要,我就帮您扔垃圾筒里去。我有些诧异地问她,我才掉了纸巾,你怎么这么快就过来捡了呢?该不会是你们每个景点都有几十个保洁员吧?那位保洁员笑着解释说,不是的,我们一个景点就只有两名保洁员。我们现在是数字化管理,您这边掉了东西,我们的指挥中心就已经在那边发现了,便指挥我们迅速过来处理。听了这话,我心里暗自嘀咕:难怪这里的门票价格这么贵,原来是这么回事。

中午吃饭时,导游带我们去一家装修考究的饭店。我一看,急忙拉了拉老婆的衣角,小声说,这家饭店这么富丽堂皇,价格肯定贵的吓人,咱们还是单独去别的地方吃吧。老婆还没答话,导游却插了上来,她说,不贵,不贵,我已经给您们俩位订了四菜一汤,只要五十块钱。见导游小姐已经开了口,我也不便再多说什么,生怕不听她的安排,下午会给小鞋我们穿。饭菜端上来后,我傻眼了——四菜一汤竟然是一盘红烧鲤鱼、一盘香菇青菜、一盘水煮牛肉、一碟玫瑰扣肉和一碗雪菜肉丝汤,另外还有两碗香喷喷的白米饭和两只黄澄澄的大香蕉。我心里暗暗叫苦,这些饭菜就是放在一般的地方,价格也不止五十块,更何况是在这个被称为人间天堂的旅游胜地的这么高级的一个饭店里呢?唉!肯定是上导游的当了。可饭后一结帐,果然只收了五十块钱。我不解地问服务员小姐,你们在这么有利的位置开店,怎么不乘机宰客,反而还比一般的地方便宜呢?服务员小姐笑盈盈地说,我们的理念是——不做一次性的暴利买卖,只做细水长流的永久生意。只要我们给顾客以细致而贴心的服务,顾客就会把这里当成家一样,以后还会来光顾的。

结完帐出来,我们看到有一位老人不慎摔倒了。老婆刚要上去扶,我急忙阻止说,扶不得,一扶就赖上咱了。这时,一辆宝马车在路边停下,从车里下来一位衣着时髦、面容姣好的年青女子。只见她快步跑到老人身边,一边将他扶起,一边关切地问长问短。后来又在众人的交口称赞下,开车送老人去医院了。我不无庆幸地对老婆说,看见没有,也只有像这种来钱容易的二奶,才不怕被老人诬赖上,因为包她的老板有的是钱啊!旁边一人狠狠地瞪了我一眼,生气地说,你知道什么?人家是某集团公司的总经理,她是一个真正的热心肠,经常做好事帮助别人的。听了这话,我不由得感慨起来:啊,原来这世上的有钱人也并不全是为富不仁呐!那人对我这话很是不屑,他说,你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刺耳呀?告诉你吧,咱们这个地方的好心人比比皆是,而且不管是有钱人还是经济条件一般的人,都很热情善良。最主要的是——咱们这里没有一个随便诬赖好人的老人,法律对助人为乐的行为也给予了强大的支持。所以才使大家都毫不顾忌,好人好事也就层出不穷了。哦,原来是这样。

下午去灵隐寺,发现那里的游客很多,烧香拜佛的人却很少,而且那些和尚也不打座参禅,只陪着游客们讲解着各色各样的掌故,引得游客们纷纷跓足倾听,时不时地发出几声赞叹和掌声。我有些好奇,问旁边的一个小和尚,这里怎么没有人烧香拜佛呀?小和尚笑嘻嘻的反问道,老百姓有事都直接去找政府了,谁还需要求神问佛啊?我不解地问,老百姓去找政府办事,那能管用吗?小和尚说,怎么不管用?咱们这里上到卫星上天,小到百姓丢瓜,政府全都管,而且随到随办,快捷高效。

玩了一整天,老婆喊累得吃不消,吃过晚饭就嚷嚷着要睡觉。我突然想起自己的包忘在中午吃饭的饭店里,便急着要去找。老婆埋怨道,你现在想起来还有什么用?肯定早被什么人顺手牵羊拿走了。我没听她的,抱着侥幸的心理急匆匆赶到那家饭店。好在饭店还没打烊,我便进去找服务台询问。令人没想到的是——服务台小姐仔细向我了解了包的款式和包内的物品后,就从柜台下面拿出了一只包递给我。我一看,那正是我的包,而且里面的东西一样也不少。我连连向她道谢,不料她冲我微微一笑,说这是一位当地的导游发现后送过来的,他一再嘱托我们,一定要找到失主。因为您的包里没有身份证,所以没法跟您联系,只能暂时寄放在这里,就等您回来把它取走呢!我拍拍自己的额角头说,我太幸运了,上次有对夫妇在杭州的一个饭店里用餐时,丢了两辆自行车,我却在这里找回了自己的包,真是想不到啊!前台小姐听了,抿嘴一笑,问道,先生,您一定很喜欢上网吧?我一怔,反问她,你怎么知道?她含笑解释说,因为您刚才说的那件事,是发生在十几年前的旧事了。我一惊,什么?十几年前的旧事?这怎么可能?我明明是前几天才从网上看到的嘛!网上方一日,世上已十年。这是因为您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住的太久了,所以不清楚真实世界里正在发生的变化了。前台小姐调皮地对我说出上面这句令我汗滴滴的话来。

走出饭店后,我不知道怎么地,突然想要去理个发。由于怕被色情服务缠上,我专门找了一间男理发师开的店。那位男理发师是个帅气的不伙子,他先是热情地叫我趴在一张躺椅里,然后自作主张地对我说,您一定是来这里旅游的吧,看您玩了一整天,肯定很疲惫了,来享受一下我们的按摩服务吧。我忙推辞说,不用,不用,我就理个发行了。可那理性师坚持要这么做,还说什么顾客就是上帝,他一定要把上帝侍候好,不然就对不起祖师爷。我拗不过他,心里盘算,大不了多花些冤枉钱吧,看他一个男的,也不能把我怎么样。于是,便也不再推辞。他的手法很娴熟,按摩的也很到位,令我浑身都感到舒坦。正在悠哉游哉之际,突然有两位警察闯了进来,他们拍拍我的肩膀,叫我跟他们回警察局去配合调查。我纳闷了,自己又没找小姐,去配合调查什么呀?可当我翻过身来时,顿时惊得目瞪口呆——原来刚才给我按摩的,竟然是一位妙龄少女。这帅哥怎么会不知不觉地变成美女的呢?这令我百思不得其解。不过,现在我可顾不得去研究这个问题,因为我这会儿得赶紧跟警察把事情解释清楚。可警察不听我解释,只是和颜悦色地请我和那位美女一起上了警车。在警车上,我紧张万分,一想到自己可能即将遭遇到近年来在看守所里各种各样稀奇古怪地死去的嫌疑人一样的悲惨命运时,身子就不由自主地抖个不停。也许,明天的网络上就会有关于我的桃色新闻出现,我甚至连标题都代为拟好了——某某作家发廊找小姐,早起刷牙死在看守所。然而,到了警察局,警察只是做了个记录便放我和那个美女回去了。在回去的路上,我质问那个美女为何要害我?她却笑着要我回理发店继续为我服务。我当时估计是气极了,尽然同意跟她去,因为我很想知道她到底想耍什么花样?进了理发店,我大大咧咧地往躺椅上一趴,等着她来给我按摩。她却笑盈盈地对我说,按摩这项刚才已经做完了,现在该由我哥来给您理发了。说完,她就闪到里间去了,换成了原先那位帅哥出来给我理发。理完发后,我赌气地掏出一张百元大钞,问他够不够?那位帅哥麻利地接过钱,找回了九十元。我以为他找错了,他却告诉我说,理发十元,按摩免费,欢迎下次再来。

在回宾馆的路上,我接到母亲从家里打来的电话,她说镇政府已经把开发商的拆迁补偿方案公布了,拿平方换平方,还给每人一大笔安置费。村民们很满意这个方案,都已经签字了,叫我们也赶紧回去签字。我问,难道没有人提出反对意见吗?母亲说,当官的不贪,有钱的不奸,咱老百姓谁愿意当钉子户啊!我合计了一下:自家的老房子有三百多个平方,可以拿到三个中套,跟两个姐姐正好一人一套。并且拿到安置费后,还可以给老婆开个化妆品店,这可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呢。了解清楚情况后,我就兴冲冲地赶回宾馆,跟老婆一说,老婆也很高兴。当晚,一点睡意都没有,两个人对未来的美好生活规划了一整夜。

第二天早上,我们还躺在床上兴奋地谈论着。这时,门铃响了,进来的是昨晚“请”我“进去”的那两位警察。我的脑袋“嗡”地一下,身子顿时凉了半截。不料警察说他们是来向我致歉的,因为他们经过认真细致的调查,证明了我和那家理发店的俩兄妹都是清白的。待警察走后,老婆假装“气乎乎”地教训我,以后没有本大人的陪同,不准你私自去发廊,免得你这种老实人掉进别人的圈套,湿了身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忙陪着笑脸说,哪能呢?现在这个世道这么好,正是我这种老实人可以过安稳日子的时候。老婆见我还敢顶嘴,扑上来使劲往我的大腿上拧了一把。

我“啊”地大叫一声,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醒了!

  

                                                                                 2011年11月10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